<video id="xbnb3"><thead id="xbnb3"><i id="xbnb3"></i></thead></video>

              <ol id="xbnb3"></ol><nobr id="xbnb3"></nobr>

              中共四川省委機關刊主辦 /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舊站入口

              今日四川

              /

              黨建視點

              /
              欧洲熟妇色XXXXX视频

                    <video id="xbnb3"><thead id="xbnb3"><i id="xbnb3"></i></thead></video>

                          <ol id="xbnb3"></ol><nobr id="xbnb3"></nobr>

                          中共四川省委機關刊主辦

                          關 注

                          從“懸崖村”到幸福村

                          2022年09月19日 來源:四川黨的建設雜志

                          總書記牽掛的村莊大變樣了——

                          文 / 本刊記者  劉艷梅

                          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古里大峽谷深處一個海拔約 1400 米的山坳中,有一個小村莊——昭覺縣阿土列爾村。因為進出村子必須攀懸崖、爬峭壁,因此這里又被稱為“懸崖村”。

                          “看著村民們的出行狀態,感到很揪心?!?017 年全國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談到有關“懸崖村”的新聞報道時,關切之情溢于言表。

                          隨著脫貧攻堅的浩蕩春風吹拂巴蜀大地,“懸崖村”很快變了模樣。

                          藤梯變鋼梯

                          大涼山,山連著山?!皯已麓濉?,就位于這群山深處,距離昭覺縣城 72 公里,曾是典型的貧困落后山村。

                          當年,村民們要想下山,必須繞行 5 個多小時的山路。為了出入方便,村民們用藤條和木棒搭起了藤梯。藤梯垂直于懸崖峭壁上,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下半個腳掌,旁邊就是深溝險壑,稍有不慎,就會跌落崖底。

                          對于“懸崖村”村民而言,每每踏上這條路,都是一場生死博弈。為此,有些行動不便的村民,大半輩子都沒有下過山。

                          那時,村里的孩子上學都要順著這條藤梯爬上爬下。學校為了保障孩子們的安全,只有在寒暑假的時候,才讓他們回家。

                          “懸崖村”師生在新建的鋼梯上。圖 / 阿克鳩射

                          從“藤梯”到“鋼梯”,“懸崖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圖 / 阿克鳩射

                          吉克木果在直播賣蘋果。(受訪者供圖)

                          28 歲的彝族小伙某色拉博至今仍記憶猶新“:大米、化肥、山羊……從小到大,我從山下背過許多東西上山回家?!背松a生活用品外“,懸崖村”年輕小伙娶的新娘也多是背上山的。

                          “那時候沒用過手機,也沒看過電視?!蹦成└嬖V記者,10 年前,自己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直到外出務工后才知道,外面的樓這么高,出行都坐車,孩子們上學走個十幾分鐘就到了,“我們小時候上學幾乎要走上一天,“懸崖村”與外面原來差別這么大?!?/div>

                          作為全國最大的彝族聚居區、典型的深度貧困地區,涼山州無疑是四川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

                          沒有路,要想脫貧奔康,不是件容易的事。為了“懸崖村”村民的出行安全,涼山州、縣兩級決定搭建一條鋼梯。背鋼管、打鉆、焊接,村民們將 120 多噸鋼管一步步背上山,干得熱火朝天。

                          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努力,隨著通往山上的 2556 級鋼梯的建成,村子通電、通網、通自來水,村民個個喜出望外。某色拉博家也逐漸添置了電冰箱、洗衣機等家用電器?!皯已麓濉贝迕裣蜇毟F“開戰”的故事開始在村子里上演。

                          大家都搬新家了

                          對“懸崖村”村民們而言“,修路”并不是最終目的。他們和全省 625 萬農村貧困群眾一樣,將擺脫貧困作為孜孜以求的夢想。

                          “那些年,住的土坯房漏風漏雨、看病下山要花幾個小時?!薄皯已麓濉贝迕窦四竟貞浀?。住房、醫療、教育等問題是“懸崖村”必須邁過去的坎。

                          生存條件惡劣,自然災害頻發,貧困人口很難實現就地脫貧。這樣的窘境,也曾是四川許多貧困地區的真實寫照。

                          為解決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的現實問題,實現貧困群眾跨越式發展,易地扶貧搬遷成了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重要途徑。

                          2015 年底,四川開始啟動新時期易地扶貧搬遷工作,按照整體遷出和部分遷出兩種方式,統籌考慮水土資源條件、城鎮化工業化進程以及群眾意愿,采取集中與分散相結合的方式安置貧困群眾。

                          隨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的落實,2020 年 5 月,“懸崖村”又傳出好消息——村里 84 戶建檔立卡貧困戶, 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分別搬入昭覺縣的沐恩邸社區、昭美社區、南坪社區等社區,開啟了在城里的新生活。

                          “我今年 4 月份來這里工作,包吃包住,每月還有3000 元工資,生活比沒有搬遷前好了很多?!痹谡延X縣沐恩邸服裝廠當保安的某色伍哈說。易地扶貧搬遷政策不僅讓群眾“搬得出”還能“穩得住”“能致富”。

                          對吉克木果來說,最欣慰的就是小區里的幼兒園步行幾分鐘就到了,附近還有小學、中學??吹絻蓚€女兒在幼兒園里學知識、學普通話,吉克木果滿心歡喜地說 :“以后孩子們就有更多的發展機會了?!?/div>

                          除了學校,基本醫療條件的改善還極大解決了吉克木果的后顧之憂?!案改改昙o大了,平時感冒可以到社區醫院。如果需要到縣醫院,也就 2 公里的路程,真的太方便了。感謝黨和政府的好政策,我們才能過上如此幸福的新生活??!”吉克木果說。

                          不只是“懸崖村”,回首脫貧攻堅這些年,四川已有136.05 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通過易地扶貧搬遷挪窩換業,165 萬貧困群眾納入農村低保兜底保障,特殊困難兒童和貧困殘疾人全部享受社會保障,309.3 萬貧困群眾的飲水安全問題和 510 萬貧困人口供電質量不達標問題全面解決,人民群眾過上了過去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向著幸福前進

                          “懸崖村”村民搬下了山,但在峽谷、溶洞、溫泉、巖壁等特有優勢資源的吸引下,游客源源不斷地到山里來。2021 年,全村脫貧戶的人均純收入達 10400 元,全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為 14271 元。

                          對于“懸崖村”的“蛻變”,昭覺縣古里鎮鎮長帕查有格既是見證者也是親歷者。帕查有格曾擔任“懸崖村”第一書記多年,是四川打贏脫貧攻堅戰派出的一支特殊隊伍中的一員。

                          2015 年底,在全省選派駐村工作隊、第一書記和駐村干部,下沉一線同數百萬基層干部一起奮戰在脫貧攻堅主戰場的政策指引下,帕查有格來到“懸崖村”。

                          養雞、養羊,發展臍橙、油橄欖等產業,帕查有格帶領村民探索致富的步伐鏗鏘有力?!跋律竭M城后, 因為距離較遠,有的村民把地租了出去,有的村民選擇留在山上搞種植和養殖,還發展起了旅游業?!贝謇锏陌l展情況,帕查有格始終牽掛著。

                          “90 后”彝族小伙某色蘇布惹是土生土長的“懸崖村”人。雖已舉家搬遷至昭美社區,但他仍常年住在村莊舊居,“人搬走后,山上的土地都閑置了,我就想把這些土地利用起來發展產業?!?/div>

                          瞄準“旅游熱”,某色蘇布惹和村里幾個年輕人,利用閑置下來的村莊舊居,合伙打造民宿,吃上了“旅游飯”?!奥犝f村里正在有序推進旅游規劃,等有條件了我還想在山下開一個民宿,生意肯定比現在還好?!?如今,和某色蘇布惹一樣鉚足勁干事業的村民越來越多,他們相信“幸福是奮斗出來的”。

                          從貧困村到“網紅村”,某色拉博也成為直接受益人。這個“90 后”的彝族小伙利用互聯網宣傳“懸崖村”,因為爬起山來身姿矯健,被眾多網友所熟知?,F在,某色拉博在村里的旅游公司找了份導游工作,一個月有近 4000 元的收入。

                          而兩年前才開始“觸網”的吉克木果,算得上是“懸崖村”的直播帶貨達人。擁有幾十萬粉絲的他常年奔波在涼山州大山深處,直播賣花椒、蜂蜜、蘋果、核桃等農特產品,妻子則在家經營超市生意。一年十 幾萬元的收入讓一家人的生活富足無憂。

                          回望“懸崖村”的脫貧史,除了頂層設計、領導關懷、人員配置、政策支持外,還有社會的大力幫扶, 這些匯聚起了助力脫貧攻堅的磅礴力量。

                          今年全國兩會,來自四川省民政廳的全國政協委員益西達瓦帶去了“懸崖村”的新消息。兩張照片對比鮮明,一張是昔日掛在峭壁上顫巍巍的藤梯,一張是今日穩穩當當“飛”入云霄的鋼梯。

                          習近平總書記仔細端詳,細問孩子上學、老人看病的近況,再問鄉村旅游進展。這一次,他放下心來。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苯舆^駐村幫扶的“接力棒”,如今的“懸崖村”第一書記李廷坤感觸頗深。持續改善基礎設施、穩步推進旅游項目實施、精準做好防返貧監測、扎實推進移風易俗……李廷坤帶領著“懸崖村”村民一起接續奮斗。他堅信,希望的種子已經生根發芽,幸福生活已翻開新的篇章。(責編 / 王瑾)

                          記者手記
                          閑時,某色拉博、某色蘇布惹會在網絡上分享懸崖村的新貌。不僅僅是因為濃厚的故鄉情結,更多的是“不想讓懸崖村被遺忘”,因為,懸崖村的滄桑巨變見證了他們生活的蝶變,也見證了四川精準脫貧的奇跡。尤其是曾經“一步跨千年”的涼山彝族地區, 實現了從貧窮落后到全面小康新的歷史性跨越,群眾生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編輯:陳艾婧

                          黨建視點
                          關注我們

                          掃二維碼分享到手機
                          ?1958- 中共四川省委《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版權所有
                          主辦單位: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紅星路二段70號
                          ICP備案號:蜀ICP備14009601號-3  ? 1958- 中國共產黨四川省委員會《四川黨的建設》雜志社. 版權所有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署)網出證(川)字第02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51120190021   川公網安備 51010502010099號